首页 >> EHS新聞 >> EHS技術(shù)新聞 >>中國科學(xué)家研發(fā)出世界首套“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”模型
详细内容

中國科學(xué)家研發(fā)出世界首套“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”模型

 

中國科學(xué)家研發(fā)出世界首套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模型

原標題:他把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從概念變模型

西南交大海歸教授趙勇帶領(lǐng)的超導與新能源研發(fā)中心取得了令世界矚目的成績(jì)

成都商報記者江浪莎 攝影記者王效

扎根成都做科研

你在澳大利亞待得好好的,回去干什么呢?”2002年,借著(zhù)趙勇回國開(kāi)會(huì )的契機,西南交大邀請這位在超導領(lǐng)域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專(zhuān)家到校訪(fǎng)問(wèn)。在那些外表不起眼的廠(chǎng)房里,已誕生了世界上第一輛載人高溫超導磁浮車(chē)。趙勇有些激動(dòng),澳大利亞的研究偏基礎,而我一直希望能實(shí)現超導應用,在西南交大,我看到了這種可能。

人物名片 趙勇

西南交大首席教授、教育部長(cháng)江學(xué)者特聘教授、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

輾轉意大利、澳大利亞和日本13年后,20035月,趙勇出任西南交大超導研究開(kāi)發(fā)中心(現超導與新能源研究開(kāi)發(fā)中心)常務(wù)副主任。2011年,他帶領(lǐng)的團隊研發(fā)出世界第一套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實(shí)驗系統。

年逾五旬的趙勇教授很忙。早在5月下旬,他的工作檔期就已排到了端午節后。除了日常事務(wù),第二代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的實(shí)驗模型研究也提上了日程。這個(gè)俗稱(chēng)膠囊列車(chē)的家伙,被視作未來(lái)世界交通的終極解決方案。它從一個(gè)概念第一代實(shí)驗模型的突破,正是由趙勇帶領(lǐng)的西南交大超導與新能源研究開(kāi)發(fā)中心完成的。

上世紀80年代后期,趙勇成為我國高溫超導領(lǐng)域第一個(gè)博士。輾轉意大利、澳大利亞和日本13年后,他回到了祖國。但他選擇的,既不是故鄉武漢,也不是同時(shí)向他拋出橄欖枝的北京、南京等城市———他選擇了成都,來(lái)到了西南交通大學(xué),這是最適合搞超導磁浮研究的地方。

引進(jìn) 親赴海外相邀擲千金建研究平臺

你在澳大利亞待得好好的,回去干什么呢?”2003年的一天,當趙勇告訴親友,自己要去位于成都的西南交通大學(xué)繼續高溫超導研究事業(yè)時(shí),大家都表示不理解。

趙勇是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學(xué)生,是我國高溫超導領(lǐng)域第一位博士。1990年后,他主要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(xué)做研究,1994年以來(lái),那里的超導研究由我牽頭,涉及三個(gè)學(xué)院,工作一直很順利。

轉折出現在2002年。那年,借著(zhù)趙勇回國開(kāi)會(huì )的契機,西南交大邀請這位在超導領(lǐng)域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專(zhuān)家到校訪(fǎng)問(wèn),并表達了希望他加盟的想法;貞洰敃r(shí)的情景,趙勇用驚喜二字來(lái)形容:在那些外表不起眼的廠(chǎng)房里,已誕生了世界上第一輛載人高溫超導磁浮車(chē),這是高溫超導應用領(lǐng)域里程碑式的突破。趙勇有些激動(dòng),澳大利亞的研究偏基礎,而我一直希望能實(shí)現超導應用。在西南交大,我看到了這種可能。

2003年,西南交大校領(lǐng)導親自帶隊到澳大利亞向趙勇拋出橄欖枝,希望由他領(lǐng)銜在交大組建超導研究開(kāi)發(fā)中心,并很快向即將組建的研發(fā)中心投入1000萬(wàn)元以上。

學(xué)校這個(gè)舉動(dòng),完全出乎我意料,我很感動(dòng)。趙勇坦率地表示,自己在很多研究機構待過(guò),知道為一個(gè)尖端科研投入并非易事,在承諾做到之間,往往有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,而學(xué)校這么果斷,太讓我驚奇了。

西南交大的真誠,徹底推翻了趙勇為自己設定的人生路線(xiàn),本來(lái),我是想先請一年的學(xué)術(shù)假過(guò)來(lái)試試,但是看到這么多投入,我就覺(jué)得不能是試一試,要認真對待了,總不能辜負別人的期待啊。

20035月,趙勇出任西南交大超導研究開(kāi)發(fā)中心(現超導與新能源研究開(kāi)發(fā)中心)常務(wù)副主任。

落腳 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從概念變成模型

去年夏天,有著(zhù)科技狂人之稱(chēng)的美國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公司Tesla的首席執行官艾倫·馬斯克提出膠囊高鐵的概念,把旅客放入膠囊彈出去,2小時(shí)就能從紐約到北京。這一魔幻般的描述讓真空管道運輸再次進(jìn)入公眾視野。趙勇正是與真空管道運輸打交道的人———2003年起的8年時(shí)間里,他領(lǐng)銜的團隊把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從一個(gè)概念變成了一個(gè)模型實(shí)體。2011年,世界第一套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實(shí)驗系統在西南交大誕生。

現在,盡管這套第一代實(shí)驗模型暫時(shí)被拆卸了,但記者依稀能在實(shí)驗室中看到它的全貌:長(cháng)10米的真空管道像一個(gè)透明罩子,罩住軌道和跑動(dòng)的超導模型車(chē)。趙勇介紹,整個(gè)系統的核心秘密就藏在模型車(chē)中:里面有浸泡在液氮里的高溫超導材料,能發(fā)揮出既沒(méi)有電阻又可以抗磁的功效,結合系統的測試和計算機的模擬,就能算出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最有效的運行方式。

這項高大上的研發(fā),過(guò)程卻是孤獨的。尤其是在2007年前,因為要解決無(wú)接觸供電系統、磁懸浮性能等問(wèn)題,團隊幾乎都放棄了休假。科學(xué)研究還是要嚴謹,我們得一步一步來(lái)。趙勇感嘆說(shuō),盡管業(yè)內人士都認同,在無(wú)空氣阻力的真空狀態(tài)下,列車(chē)將產(chǎn)生速度快、無(wú)噪音、能耗小等無(wú)可比擬的優(yōu)勢,但理論和實(shí)際之間,需要無(wú)數次的測試和計算,包括考慮到應用安全問(wèn)題,比如,如果列車(chē)發(fā)生火災等緊急事故,如何迅速打開(kāi)真空管道,保證空氣流入進(jìn)行救援,都需要仔細考慮。

2009年,趙勇同其他專(zhuān)家合著(zhù)《速車(chē)系統概論》,對于真空管道交通進(jìn)行了深入討論,這是世界上第一本系統論述真空管道磁浮技術(shù)的專(zhuān)著(zhù),F在,研發(fā)中心正在針對第二代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的實(shí)驗模型進(jìn)行研究。

生根 引進(jìn)人才一路綠燈 聚集世界頂級學(xué)者

最近,一位日本超導專(zhuān)家到趙勇的實(shí)驗室參觀(guān)后感嘆:現在研究高溫超導最好的地方在中國呀。

事實(shí)上,早在2003年,學(xué)校就投入800多萬(wàn)購置了兩臺超導物理性質(zhì)測量設備。當時(shí),那些設備與國際最先進(jìn)的水平不相上下,支撐了我們最主要的研究。回憶這11年,趙勇直言,如果沒(méi)有學(xué)校的全力支持,中心的科研成果不可能持續。

在人才引進(jìn)上,也是一路綠燈。2004年,研發(fā)中心引進(jìn)蒲明華老師。盡管當時(shí)他剛博士后出站,但抱著(zhù)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想法,交大破格以教授身份引進(jìn)了他,F在,蒲教授已是中心的元老級人物,在超導實(shí)用材料研究中取得了引人矚目的成績(jì)。

去年,徐飛接任交大校長(cháng),提出了人才強校主戰略和國際化戰略,這更讓研發(fā)中心在引進(jìn)海歸人才上充滿(mǎn)干勁。只花了3個(gè)月,來(lái)自著(zhù)名的德國馬普研究所的兩名學(xué)者就投身西南交大門(mén)下:一位是在德華人化學(xué)研究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鄧水全教授,一位是畢業(yè)于香港城市大學(xué)的“80才俊郭春生教授,他們將在超導理論和材料模擬方面給研發(fā)中心注入新的靈感。

“2011年初,我們研發(fā)中心的名字里就加上了新能源三個(gè)字。未來(lái)的研究還將擴展,不僅僅限于真空管道磁浮車(chē),所以需要新的思維來(lái)帶動(dòng)。趙勇如是說(shuō)。

 

備注:本新聞轉載自20140605 成都商報 作者:江浪莎

原始鏈接:http://e.chengdu.cn/html/2014-06/05/content_472727.htm

 

 

在线客服
- 長(cháng)沙湘安
  • 點(diǎn)擊這里給我發(fā)消息
- 長(cháng)沙湘安環(huán)保
  • 點(diǎn)擊這里給我發(fā)消息
技术支持: 湖南湘助網(wǎng)絡(luò )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